我是好[email protected]台湾好A在北京,台湾人,目前在大陆生活了7年。

来大陆之前,我已经去过世界各地30多个国家,后来发现还是大陆好。我不愿待在舒适圈,24岁来到大陆,找了一份年薪10万元的工作。期间,我对大陆有了更深的了解,并不像书本或媒体上说的那样。

2年后,为了爱,我选择到北京创业,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,但我却深深地爱上了这里。我受到了太多人的帮助,我爱这里的人和事,爱这里的一切。现在,我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,把真实的大陆分享给台湾同胞。

我的根就在大陆,血脉中流淌着华夏子孙的血,我再也不想离开。

(大学毕业典礼,我收获满满)

1991年,我出生于台湾南投县,老家就靠近美丽的日月潭。因为闽南语乡音叫豪仔,所以朋友们都叫我好A。家里五口人,父亲从事印刷产业,母亲负责照顾家庭。

我有一个哥哥,一个姐姐。哥哥大我四岁,是家里唯一到国外就读基因硕士的高材生,毕业后回老家接手父亲的事业。

姐姐大我两岁,大学本科就读中国戏剧系,毕业后成为了一名空姐。这是多数女孩子们的梦想,家里的长辈也以她为荣,经常在茶余饭后拿来炫耀。

因为空姐这个职业,可以实现环游世界的小目标,这对普通市井小民而言,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因为母亲没办法一次性照顾3个幼童,所以自我记事起,我都是在南投老家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每天上山下田,跟爷爷奶奶格外亲近。

(在法国当交换生期间,我游览了法国南部尼斯)

爷爷奶奶是本地人,他们只会说闽南语。从而闽南语就成为了我的母语。一口流利的闽南语,在台湾的中南部地区,是非常吃香的,常常能得到乡亲们的亲切问候。普通话是我后来到台北学习的时候才学的。

因为在乡下长大,我自小便喜欢悠闲懒散的乡村生活,也有了更多探索未知的勇气。当然,环游世界也是我小时候的梦想。

从幼儿园中班开始,我就回到了台北,与父母和哥哥姐姐们一同生活。之后,我各方面都紧随着哥哥姐姐的步伐,学习成绩也不如他们。

我小时候是一个动起来很疯狂,安静下来却略带自闭的小男孩。但我的想象力非常丰富,常常幻想未来只要认真努力拼搏,就可以过上非凡的人生。

直到现在,我才明白当年的自己,是多么幼稚和异想天开。也许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自恋吧。

(大学期间,我参与乐队演奏)

台湾的学习体系类似于大陆,初中升高中或是高职,得通过考试。高中之后便是大学,而高职之后不是技工类,就是朝着科技大学方面发展。

打个比方,高中类就好比公务员等领导体系;高职类则似于技术类体系,专精于某领域的人才。

从小自命不凡的我,当然是自愿进入高中,再进入大学,走上领导领域。其实,我只是想什么都要学一点,不甘心专精于某领域。

2006年,我考上了台北的徐汇中学。这所学校是一个清一色小男孩的男子中学。我清心寡欲了3年,高考时运气爆棚,以全校前5的成绩考上公立嘉义大学。

在台湾,公立大学学费大约是私立大学的1/3左右。因此考上公立大学,不仅能让长辈和左邻右舍高看一眼,还能为家庭省去不少学杂费。

考公立大学,在台湾是听话懂事且认真读书的“乖小孩”都会努力去做的事,我也做到了。

(我和哥哥奶奶在南投老家,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)

之前,我觉得只要考上公立大学,人生就能趋于完美了,没想到这才是人生艰难爬坡的第一步。其实,人生道路千万条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

我本科专业是木质材料与设计学系。在大学里,相对于专业知识,我更注重的是学习资源与校园人脉。

因此进入大学后,我开始活跃在各学生组织。大一,我就进了劲舞团跳舞,Lockin这个舞步译成中文是锁舞,挺酷的,期间我还跳了几个团队的舞步。

大二时,我开始组织迎新宿营活动。我是整场三天两夜课外活动的副召集人,专职经费申请、场地租赁、活动组织筹备规划等。

一场活动有多方赞助,结束后不追加预算,而且还能退费,性价比非常高。这让我的自信心大大增加。

(年轻,永远拥有向上的力量)

要干就要干大事,这是我在大学生涯里的左右铭。在此后的日子里,我先后做过某工社副社长和社长、系学会副会长、饥饿三十营长、嘉义大学校旗兵、起猿乐队Bass手,参加了二手义卖、净滩、小学寒暑期营队、舞会等等。

这种现代父母看了都直摇头的校园活动,我都玩了一遍。当然,我的努力也没有白费,在校创下许多第一次。

比如第一次迎新宿营申请课外活动高额补助金,第一次带领社团荣获年度社团评优,第一次带社团参加全台湾社团评奖,第一次在校园办全员逃走大型竞赛活动等。

毕业前,我也是本科系第一位代表科系,并且代表嘉义大学,荣获台湾2013年青年节授予大专院校“优秀青年”荣誉称号,并受到领导的颁奖。

(这是新闻稿)

因为被授予“优秀青年”奖,我还有幸前往位于越南首都河内的 Stokes Interior室内设计公司实习了2个月。并加入了台湾教育单位某奖学金计划,被派往法国南特姊妹校 Ecole superieure du Bois 工程师学校当交换生。

2015年,我完成了人生第二趟环台旅行,还完成了人生第一次42公里的全程马拉松。这些有意义的经历,给我的人生增添了许多光彩,为我以后就业创业奠定了基础。

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在人生岔路口选择去留时,我往往选择离开。我认为,唯有离开舒适圈,才能培养自主能力,才能不断锻炼自我意识。

人生就是一次又一次不断地超越自己,走向更宽广的世界。毕业后,我觉得自己需要一次更新奇的探索,去新的领域寻找和体验不同的人生,于是便离开了台湾。

(我参加的乐队)

2015年4月,我来到了上海。这座“魔都”以极大的包容性和国际化接纳了来自对岸的完全陌生的我。踏入上海的那一刻,我被上海的高度国际化和飞速发展震撼到了。

我原本以为独自一人来大陆找工作,是一件很酷的事情,没想到更酷的在后头,那就是创业。

在台湾养尊处优占台湾青年的大多数,至少有八九成。能够有心,并且决定离开舒适圈,选择付诸行动创业的台湾青年确实不多。

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具厂的国际酒店业务部,担任业务助理。这份工作是老学长给我推荐的,工作内容和我在校学的家具产业相关,公司从事海外酒店家具定制,我负责协调一些杂事、外出应酬、陪客户等,年薪10万元人民币。

在上海这座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,有一分养活自己的工作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我一个人工作,一个人生活,面对完全陌生的世界,感到非常新鲜和兴奋。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也会感到孤独和落寞。

(大学时期组织的活动)

这时,一个女孩子闯入了我的生活。她是我在法国当交换生时认识的。她是来自湖南的湘妹子,用一句话形容就是智慧、可爱、呆萌、有爱、善解人意的小美人儿,如果用4个字形容我便是“今生今世”。

我俩相识于2013年的暑期,交往始于2015年的冬季。那时我在上海,她在北京,异地交往了一年多,说实话挺辛苦的,不能天天陪伴在自己深爱的人身边,是一种煎熬。

2017年2月,在家具厂干了2年后,我为了女朋友,辞职来到北京。在北京,我开创了个人首家独资公司,主要销售家族自创的面条品牌,是我父亲和大哥创办和销售的。

创业资金,都是老家公司扶持的,我只是负责在大陆筹办分公司,处理日常文件,申请商标以及后续线上销售平台的运营和产品销售等。

(在大陆一个人旅行,我深深爱上这里的美食)

我虽然了解公司业务,但对公司注冊或财务一概不知,幸好有专业的财务公司愿意帮忙,而且收费也不高,才顺利解决了前期困难。

后续,我通过线上运营、达人合作、团长合作,慢慢才有了一个相较稳定的成果,年利润大约是8万人民币。

可一段时间后,由于线上业务流量成本太高,利润率越来越少,收入严重下滑,直至亏本。而且,我也不甘心在家族企业的扶持下创业,因为这样体现不出自己的能力和价值。于是,我决心创办一家赚钱的公司。

2019年2月,我和朋友合伙,在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大学城附近,投资了一家水果制品外卖商铺。

那时候,外卖产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。水果切盘、水果捞、台湾奶茶等食品在当年是非常火爆的创业项目之一。我们的顾客人群相当明确,就是学生族群、与年轻北漂族群。

(家族的年夜饭)

水果店主要是通过线上进行销售。我全程参与开店和生产销售等大大小小琐碎的事物,每天奔波于各种杂事之中,非常辛苦。只1年时间,我们赚了15万元。

2020年初,我换房扩大经营,不料疫情发生后,严重影响了店铺的运营。随着成本的上升,店铺慢慢开始出现亏损。在巨大经济压力下,2022年4月,我将一直不温不火的水果店关了。

之后,我再也没有找工作,平时主要拍视频,做自媒体,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分享到自媒体平台。

现实狠狠给了我当头一棒,让我碰得头破血流。在北京创业5年,在我手上流通过的资金大约有300多万,因为没有贷款,目前还没有还贷压力。创业之后,我花光了所有积蓄,还向家里要了一部分钱,连生活费都要靠家里资助。

(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)

2015年至今,我在大陆生活已经7个年头了。我自认为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同时也承认是一个创业失败的人。曾经骄傲一时的学生时代,毕业后,我却一败涂地。

来大陆之前,我对大陆的认识仅仅停留在学校的课本里,又或在新闻、大陆寻奇等文化作品中。也许很多台湾人对大陆的印象,还停留在像一档电视节目里说的那样,认为大陆人还吃不起茶叶蛋等。

直到来大陆后,我才觉得,这里是一个充满神奇的地方。我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,爱上了这里的人。我遇到了很多善良的人,知道我来自台湾,他们都对我很友好,遇到困难,也都会帮我。

大陆同胞非常友善亲切,让我感受到了同胞们的热情好客,让我感受到了回家的感觉。

(我与同学的合影)

我在大陆的业余生活,主要是去乡下接触朴实的老百姓,感受他们的生活。其实,我在踏上大陆之前,已经去过新加坡、越南、泰国、法国、德国、英国等世界各地30多个国家。

在走过那么多国家后,我发觉,我们中国在各个方面已经全面超越了这些国家,不论是机场、高铁、城市建设等,都是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。所以,我的脚步停留在了这片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土地,并将一直生活下去。

在大陆生活的这7年,我深深感受到了大陆日新月异的蓬勃发展。这7年,也是大陆智能生活、大数据时代飞速发展的时期。

我有幸参与其中,出门不带现金,一部智能手机走遍天下,高铁遍布全国,城市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短。这些,在台湾是不敢想象的。

未来,我希望用镜头记录大江南北的每一寸土地,传播台湾人在大陆生活的感恩之情,回馈给需要帮助的友人。

(我做交换生时在荷兰旅游)

同时,我也在向台湾同胞传达大陆同胞的友善之情,分享大陆的美味佳肴,搭建起两岸老百姓交流沟通的友善平台。期待,两岸民众通过我这个小小的平台相互认识,相互理解,相互拥抱彼此。

虽然这一路上必定会有坎坷和泥泞,但是乐观派的我,一直认为要干就要干大的。自命一生不凡的我,认为没有什么事比两岸同胞相互拥抱更美好了。